第1章 序章

少年却摇头道:“我不能有善心。”

那时的他,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追杀。唯一知道的,是神族害死了他母亲,他要杀去东方,找那个与他生活了十六年,却又突然离开的父亲。

后来,一名神秘的少年登上了这座,从那时起,这里便成了各族逃犯以及被抛弃者的庇护所。

赤瞳少年笑了笑,带着惯有的桀骜不驯。等到恢复了气,便拿起放在身旁的刀:“谢谢你救我,现在我要去找我的父亲了。”

赤瞳少年大笑起来:“有趣有趣,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压抑自己天性的人。”

可是现在他再也走不动了,身后追着他的怪物越来越多,好像永远杀不完。

这些人在岛上筑起了一座堪比神界圣城的城市,并将其命名为罪城

“我不是异类,是神族。”美少年那么好看,声音却没有一点感情。

往东走,只要一直往东,走到太阳升起之处,人间与神界交界之所,就可以找到父亲了……

“是你救了我?”赤瞳少年眼中的嘲讽更深了:“你知不知道追杀我的就是你们神族?”

据后世《万物史书》记载:

不知过了多久,少年再次睁开眼,见到的不是传说中的差,也不是母亲的魂魄,而是一个仿佛白玉雕琢的绝美少年。和他一样大的年纪,美得模糊了性别。更重要的是,美少年的眼睛和他一样不是正常人类的黑色或者棕色,而是深蓝色的。

然而第一个神的身躯并未沉入海底,以白骨为石,血肉为土,在被杀的地方筑起了一座巨大的岛屿。因其身死而神力不散,残余的力量在岛屿方圆千里形成结界,使这座岛被隔绝在三界之外,不为诸神所察。

“世上居然还有和我一样的异类。”浑身撕裂般的剧痛让赤瞳少年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死,他看着美少年,嘴角撤出一个讽刺的笑。

诸神之战后,诞生于混沌的第一个神被六族合力诛杀于大海,苍茫之世就此结束,六族迎来由神族烁统治的永治之世。

“知道,银匕兽是神族烁家驯养的异兽,在诸神之战里起了很大的作用,我认识们。”美少年点头:“可是我讨厌神族。”

“如果我们还能见面,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。”美少年说。

“按说也不能,可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“你我只是见过一面,世上匆匆过客何其之多,何必记住一个过客的名字?但若是能再见面,就说明我们两个有缘,值得记住对方的名字。”美少年解释。

“为什么?”赤瞳少年不解。

狂奔的怪物出现在少年的视线里,以他为圆心聚拢过来,双手的指甲反射着匕般的寒光。

“那能讨厌喽?你刚刚还说你讨厌神族。”

有一瞬间他甚至想着,如果就这么被那些怪物杀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到了三途河边,说不定还能遇到正准备渡河的母亲。

赤瞳少年愣了愣,随即笑了起来,这笑容不带嘲讽也并不桀骜,而是属于少年的,带着阳光的笑意:“奇怪的人。罢了,就依你吧。”

“因为讨厌神族而救我?”赤瞳少年不

说完,赤瞳少年再次踏上这段注定充满鲜血与搏杀的旅途。

来者皆有罪,善恶何必分。

赤瞳少年这样告诉自己,却精疲力尽地跌倒在地,抹了一把脸,摸到的只有一片湿粘的血水,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。

“我觉得你不想死,你只是走不动了。”美少年平静地说。

可少年的眼皮越来越重,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当怪物锋利的指甲刺向他的心脏时,他合上了双眼。

“这么说你救我是因为发善心?”赤瞳少年强撑着起身,审视着美少年。

这一路走来,他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不知是人是妖的怪物,也不记得自己身上添了多少伤。只有一直向东的意念一直支持着他,让他走到了现在。

美少年垂下眼,睫毛掩住了他的眼睛。

“祝你好运。”美少年用没有感情的声音说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等我找到父亲再来报你救命之恩。”赤瞳少年对这位看似没有感情的美少年有种莫名的好奇与好感。

加载中…